8.0

2022-08-31发布:

淫娃小蕾 2

精彩内容:

前言:與小蕾1沒什幺關係,可當獨立篇來看。
[backcolor=rgba(255, 255, 255, 0)]

小蕾今天因爲社團下禮拜要表演的緣故而被要求留下來練習,當團長終于放人時已經很晚了,外面甚至還下著暴雨。

偏偏小蕾今天出門時沒有帶到傘,只能自認倒黴的拿著書包擋在頭頂上沖向了學校後方的公車站牌。因爲有段距離且地上積水的緣故,小蕾不趕用跑的只能小心地踩過那些大大小小的水坑,好不容易到了公車站時小蕾早已成了落湯雞,而自己的書包不僅沒給她擋到多少雨,反而濕的水都滴到她的頭上了。

「討厭,早上明明好好的,爲什幺會突然下雨啊。」小蕾有些腦羞的站在公車站的棚子下,她身上穿的白色制服幾乎已經失去了遮擋的作用服貼著底下的粉色胸罩和那白皙的胸部,修改過的黑色裙子貼著小蕾的屁股曲線,現在的小蕾看上去幾乎跟裸體差不多。

「公車怎幺還不來啊……」因爲下雨的關係,公車站的電子顯示器壞掉了小蕾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搭的公車什幺時候才會來。

又等了一會眼看暴雨還是沒有停的迹象,小蕾幾乎想放棄的走去另一個公車站搭繞路的公車了的時候終于看到了一班公車,雖然不是平時搭的那班,但小蕾還是隱約記得這班公車可以繞到離她家遠一點的站牌于是
小蕾毫不猶豫的舉起了手。
當小蕾上車時,她發現公車司機一直盯著她的胸口看,小蕾羞的用書包遮在胸前,哔了卡後便朝後方走去,這時小蕾才發現車上的燈管似乎有些年久失修,只能發出一些黯淡的燈光,而車上除了司機和最後面靠窗的位置坐著個同校的學生外便沒有其他人了。

而那名同校生便是跟小蕾一樣被留下來的同年級的阿大。

阿大在小蕾她們的年級裏是出了名的好色,人雖然長得挺高的,但膚色黝黑又長得粗犷且肥胖,所以挺不受女生歡迎的,偏偏他又不常常騷擾女學生還會在上課時偷看色情影片自慰,這導致更多女生都離他遠遠的。
而在這樣的情況下,社團裏像小蕾這種少有的能長時間接觸到的美女很自然的便成爲對方固定騷擾的對象,抓奶、拍屁股、掀內褲等等,幾乎每次社團課都會上演,偏偏對方又很會偷來導致小蕾根本沒證據,只能放任著,想說反正對方也沒有實際做什幺便算了。甚至就在剛才,小蕾窩在角落邊滑手機休息時阿大就已經趁大家不注意偷偷跑到小蕾身後,由後摸上小蕾那對巨乳。小蕾初時還嚇了一跳,正想叫對方停下時卻被對方的技巧弄的舒服到不行,不僅偷偷的發出悶哼聲,甚至用屁股蹭了好幾下對方已經勃起的陰莖。

要不是當時團長有事找小蕾,不然小蕾肯定她一定會被對方拉到廁所裏幹的。

小蕾看著已經揮手叫她坐到旁邊的阿大,想起剛才被揉乳房的觸感,不禁下身一癢走了過去並坐在了對方旁邊。

「嘿嘿,沒想到會在這台公車上遇到妳呢,小蕾。」阿大色瞇瞇的看著幾乎等于裸體的小蕾,下身似乎有些蠢蠢欲動了。

「我也是,你都搭這班嗎?」畢竟是同學,小蕾還是禮貌的搭起話題。

「對啊,這班直達我家。機會難得要不要來我家坐坐?我家只有我老爸在家,他現在肯定還在睡覺,不會發現妳的。」阿大一邊邀請著,一邊把手搭上小蕾的肩上,整個人靠了上來。

小蕾剛想拒絕,對方卻已經把手往下滑揉上了她的胸部,甚至還把胸罩往下推直接隔著衣服抓捏著。

「小婊子,剛剛被摸的很舒服嘛。隨便摸一下就發情了,都濕成這樣了還敢在外面亂跑,妳是在叫大家都來幹妳嗎?」

「才、才不是⋯⋯只是因爲、下雨了⋯⋯啊⋯別摸了⋯⋯嗯⋯⋯好舒服⋯⋯」小蕾小聲的抗拒著,但她的推拒根本起不了作用。這時阿大突然吻了上來,小蕾被對方吸吮著唇和舌頭並吞下了不少對方的口水,眼神逐漸迷離。

阿大眼看小蕾一副發情的騷樣,立刻伸出另一只手探進對方的腿間,手指有技巧的摳弄著少女敏感的小穴。

「啧啧啧,才摸幾下就濕成這樣,這個總不能說是因爲雨水了吧?」

阿大把手指伸進小蕾的小穴裏面,緊緊包覆的肉壁令他不顧這是在公車上,直接便抽出手指解開自己的皮帶,拉下一點點褲頭和拉鍊,露出自己已然昂起的肉棒。

以一名學生來說,阿大的肉棒真的很大,他抓住小蕾的手放在自己的肉棒上,小蕾很配合的幫對方打起了手槍,阿大也再次探進小蕾的小穴內,拇指玩弄著敏感到小荳荳,其他指節在小穴內進出尻弄,搞的小蕾全身都舒服到不行,一下便高潮了。

「嗯!嗯嗯!啊⋯哈⋯⋯」小蕾壓抑住聲音,渾身顫抖著眼珠爽到翻了白眼,下身更是出了不少水,整個人癱軟在公車椅上。

「媽的!妳真的騷爆了耶!」阿大激動的看著被自己弄到高潮還全身發軟的小蕾,高興的又用手指挖弄了好幾下,在小蕾快受不了的時候又突然抽出。

「啊⋯⋯別拿開⋯⋯人家還要⋯⋯」小蕾顧不上羞恥的喊著,整個人貼了上去。

「騷貨想要什幺!想要就說出來!」

「人家想要你的大肉棒~下面好空⋯⋯好癢⋯⋯好想要⋯⋯」

「想要就要聽我的!一會跟我回家過夜!我要幹妳一整夜!」

「好、好⋯⋯小蕾跟你回家⋯⋯讓你幹一整夜⋯⋯拜託⋯⋯給小蕾啦⋯⋯」

「那妳自己坐上來。」阿大指了指自己的大肉棒說著,小蕾則聽話的面對對方跨坐了上去,找准角度和位置後便將自己整個壓了下去。

「喔!」兩人同時發出舒爽的聲音。

「啊、啊、好舒服⋯⋯好大、好會幹⋯⋯啊⋯⋯好棒⋯⋯好粗⋯⋯好舒服喔喔喔⋯⋯老公⋯好老公⋯⋯你幹的小蕾好騷⋯⋯好爽⋯⋯嗯、嗯、嗯⋯⋯」高潮過一次的小蕾顯然已經不在乎是在公共汽車上了,頂多因爲顧及司機而放低了一點聲音,但腰部擺動的卻越發規律且快速。

「喔喔!妳的裏面好緊!夾的我好舒服!比打手槍和飛機杯還棒!」阿大用力的頂了好幾下,他已經頂到了子宮的深處。幾乎快要打開那入口。

「啊啊啊!不要、嗯⋯⋯裏面、啊、頂到了⋯⋯子宮口、要被、啊、頂開⋯了⋯⋯嗯⋯嗯嗯!討厭、好舒服、老公的肉棒⋯⋯好棒⋯⋯好喜歡⋯⋯」小蕾將自己的胸部往前挺去,阿大也立刻含了上去,小蕾舒服的將自己壓了上去,想要對方舔的更多一點。

「啊、你好會吸⋯⋯嗯、哈⋯⋯好棒、好舒服⋯⋯哈⋯⋯啊、啊啊、不行我、不要、頂那裏、啊、哈⋯⋯嗯嗯⋯⋯子宮、被頂開了、啊啊啊⋯⋯子宮口已經⋯⋯準備生小孩了⋯⋯啊啊啊啊啊⋯⋯」小蕾的動作越來越快,似乎又要去了,阿大見準時機也快速頂弄著。

「啊!不要、嗯嗯、頂、啊啊⋯⋯進來了、哈、進到子宮裏面了⋯⋯啊啊啊⋯要去、人家要去了、要在公車上、被幹到高潮了啊啊⋯⋯」小蕾緊緊抱著對方的頭,在即將高潮的那一剎那讓對方插進了子宮口,在對方射精的瞬間高潮了。

「啊啊啊啊啊啊!好燙!好舒服!子宮裏面、好舒服啊啊!」小蕾抱著對方爽的弓起了身,渾身發顫的翻了白眼嘴裏也流出了口水,看起來像是被操矇了。

阿大也舒服到不行,他不斷親著小蕾酥軟的胸部,一只手放在了小蕾的屁股上用力揉捏著。

「妳真的太讚了!又緊又騷!欠幹到不行!我一定要把妳帶回去!天天幹!幹到妳離不開我!變成我的性奴!」

「啊⋯⋯好、小蕾⋯要當⋯⋯你的性奴⋯⋯天天幹⋯⋯」小蕾還沒回過神來,便下意識的答應了對方。

「那再來一次吧!我家在終點站!還有好一段時間呢!」

接著,他們兩個操開了的年輕人便穿著學生制服在行駛中的公車上又幹了一次,期間爲了避免司機說出去小蕾甚至讓司機停在路旁自己給司機來了次口交。

到了終點站時,小蕾身上已經沾滿了雨水、汗水和精液,完全看不到學生該有的樣子。

阿大拉著小蕾就沖了回家,期間有不少人看到小蕾的模樣不禁都盯著她看。

等到了阿大家裏,小蕾便被急不可待的阿大給拉進了房間裏。

「我們來洗鴛鴦浴吧!」阿大興奮的開始脫衣服,小蕾也不想再滿身精液的味道了,便答應了對方。

阿大開啓了淋浴,搓揉著手上的泡泡,一邊吻著小蕾的唇,一邊從背後揉著小蕾的胸部往下幫對方搓洗著身體。

小蕾與對方交換了幾次唾液,她吸吮著對方的舌頭並吞下了好幾口口水,而當她被洗到下半身時,她便敏感的呻吟著。

「啊⋯⋯那裏⋯⋯好癢⋯⋯好舒服⋯⋯嗯~好老公⋯⋯就是那裏⋯⋯啊⋯⋯好棒⋯⋯你好厲害⋯⋯摸的人家⋯⋯好舒服⋯⋯嗯~」

「臭婊子隨便摸都能發騷!轉身!幫我含懶覺!」

小蕾聽話的轉過身並蹲了下去含住對方的肉棒,小蕾像舔弄冰棒似的吸吮著對方的肉棒,甚至就連睪丸都不放過,又吸又親的,看起來非常喜歡。

「啊⋯喔喔⋯⋯妳含的我好舒服⋯臭婊子一定常常含喔!還知道要舔蛋!」阿大一邊前後擺動一邊抓著小蕾的頭讓她含更深一點。

「唔!唔唔!」小蕾有些呼吸不過來,但她又好喜歡肉棒的味道,更賣力的吸吮著。

「喔!喔喔喔!去了!」阿大將肉棒深深一頂,直接射在了小蕾的嘴裏,且射完後也沒有馬上拿出來。

小蕾沒辦法,只能試著吞下去,嘴裏吞嚥的動作刺激了阿大的肉棒,弄的他舒服到不行。

「啊啊!小蕾!妳太棒了!身材好、奶又大、又這幺淫蕩!我一定要天天幹妳!不僅要天天幹!還要內射在妳裏面!」

「嗯~好⋯⋯射在裏面⋯⋯小蕾想要精液⋯⋯內射好舒服⋯⋯小蕾好喜歡被幹⋯好喜歡內射⋯⋯好老公~」小蕾吐出了對方有些疲軟的肉棒,親著對方的肉棒,由下往上逆著流下的水親著對方有些肥胖的肚子,當她站起來時人已經完全貼了上去,兩團乳肉擠壓在對方身上,小蕾感覺到對方的肉棒又硬了起來了。

「她媽的臭婊子!妳明天也別想回去了!我要讓妳陪我把A片的姿勢都幹一次!以後到學校也要幹!」

阿大讓小蕾轉身扶著牆,從後面擡起小蕾的一只腿,用力的朝大開的小穴幹了進去。

「喔喔喔喔!媽的!妳明明這幺淫蕩這裏怎幺能緊成這樣!?」

「啊啊啊啊!老公、好用力、好棒!用力!好舒服!小蕾是臭婊子!最喜歡被老公幹了!老公!好老公!」阿大的肉棒抽插的越來越兇猛,小蕾幾乎整個人貼到了牆上,嘴裏淫叫不斷。

畢竟剛剛才射過一次,阿大這次很快就繳械在小蕾的小穴裏,並照著原本的姿勢擡著小蕾的腿與對方深吻。也是在這時阿大才發現小蕾很喜歡接吻,尤其是能吞到對方口水的深吻以及被吸吮著舌頭。

洗完澡的兩人擦乾後躺在阿大的床上休息片刻,阿大一只手從後面繞過揉住了小蕾的胸部,另一只手滑著手機,小蕾則照約定的沒有要求穿衣服,甚至很享受裸露以及被揉胸的感覺。

過了好一會,阿大感覺自己已經休息差不多了,便拉起已經睡著的小蕾,在對方的屁股下墊了塊枕頭之後雙手壓著對方的雙腿便直接由上往下幹進了一直濕潤的小穴。

「嗯、啊⋯⋯討厭、怎幺⋯⋯突然⋯⋯啊⋯⋯哈⋯嗯。嗯嗯⋯⋯」

「哈⋯⋯嘴上說著討厭⋯⋯那裏還不是緊到不行!一直纏著!根本生來被幹的!」阿大不斷進攻著,他壓了上去,揉捏著小蕾的乳房,啃咬著上面粉色的奶頭。

「啊啊!不要⋯⋯奶頭、會⋯⋯很癢⋯⋯嗯嗯⋯啊、啊啊!要去了啊啊啊!人家又要高、高潮了啊啊啊啊啊!!!!!」才剛說完,小蕾又是一陣顫抖,淫穴因爲刺激而噴了不少水,澆在阿大的肉棒上令他爽的一機靈,直接頂進子宮裏面射了進去。

「喔喔喔、好舒服⋯⋯沒想到妳這婊子居然還會潮吹!真是淫蕩到骨子裏了!」

「啊⋯⋯啊啊⋯⋯」小蕾又被操矇了,她根本沒辦法回答對方的話,只能抖動著身體等待高潮過去。

等小蕾緩過來時,阿大又強行的跟她深吻,強迫她吞下不少口水後才把她從床上拉起來,並帶她走出房門。

「妳等我去樓下買一下泡麵,一會吃飽了我們在廚房也做幾次!我要把妳幹到趴在流理台上直到妳潮吹叁次才夠!」

阿大按下了熱水壺後便沖出了門,留下小蕾光裸著下身還滲出了精液的身子呆坐在廚房裏面。

正當小蕾百般無聊的想先回房等水煮開時,另一間原本關著的門突然打了開來,裏面走出了一位穿著吊嘎和四角內褲,挺著大大啤酒肚長的跟阿大很像的伯伯一邊打著哈欠一邊說著「臭小子打手槍還這幺大聲,是在幹女人膩!還偷煮好料!也不會叫老子吃一⋯⋯⋯⋯妳是誰?怎幺會在我家?」

面對一看就是阿大的爸爸——老吳——的人小蕾尴尬到不行,她不知道該怎幺跟對方解釋。

「那個⋯⋯叔、叔叔好⋯⋯我是阿大的朋友⋯⋯嗯⋯小蕾⋯⋯我們剛剛在⋯⋯啊!叔叔!」小蕾驚叫著,她沒有預料到對方會突然沖過來把她壓在流理台上,一只手揉著胸部、另一只手抓捏著她的屁股,嘴也沒閑著的吸吮她又大又嫩的乳房。

「媽的!臭小子可真孝順!還叫了妓女回家玩!還是個幼齒的!誰信你們是同學啊!憑阿大那臭小子的個性遇到妳個騷貨還不從一年級幹到妳懷孕!這幺嫩!肯定才開過!反正我倆是父子妳就算我免錢的吧!反正到時生出來的還不都一樣種!」

「不是、人家真的是同學啦⋯⋯啊⋯⋯不要⋯⋯那裏⋯⋯好舒服⋯⋯嗯⋯嗯嗯⋯⋯」小蕾剛想解釋,但敏感的身體在對方更高超的玩弄下一下便沈淪了進去。

「啊、啊啊、好舒服⋯⋯你弄的我好舒服喔!叔叔!叔叔!啊啊!去了!小蕾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在對方的玩弄下,小蕾不禁又一次的潮吹了,淫液帶出了不少精液,那副模樣要多淫蕩就有多淫蕩。

「哇靠!居然還會潮吹!那小子可真好運啊!隨便摸摸就潮吹了!這幺淫蕩!我看射個幾次就懷孕了吧!」

說著,老吳便脫下那髒髒的舊四角褲,就著自己兒子的精液和高潮的淫液直接幹了進去。

「喔喔喔喔!好緊!緊到爆了!媽的!哪來的臭婊子!欠幹到不行!根本生來幹的!我幹!我幹!」叔叔瘋狂的抽插著,被放在流理台上的小蕾被對方幹的前後擺動著,背後因爲冰涼的檯面而被刺激的又緊了一下,結果倒是爽到了老吳。

「喔喔!好棒!媽的!奶又大、身材又好!還這幺會吸!真想天天幹!把妳操到懷孕!生個小淫娃出來一起幹!」被那麽一吸差點守不住的叔叔稍微停頓了一下,改爲深插淺出,且速度放慢,摩的小蕾一陣難受。

「啊!叔叔、用力、用力幹小蕾、小蕾就是欠幹!就是生來被操的!求你用力、啊啊!」得不到滿足的小蕾自己扭腰動了起來,漂亮的小美女自己扭腰擺臀的騷樣簡直不要太爽,老吳一個激動便把小蕾從檯子上拉起來,用火車便當的方式幹了起來。

「啊!嗯!喔!叔、叔叔⋯⋯好、好舒服、服⋯不、要、啊!停、啊啊⋯⋯好棒⋯⋯子宮⋯⋯要被幹開了⋯⋯啊啊⋯⋯⋯」

看著小蕾發騷的樣子老吳心裏只想著「未免也太淫蕩了吧。真想娶回來天天幹。」,並感受著子宮口饑渴的吸吮龜頭的爽感。

小蕾被操的爽到不行,期間老吳跟她深吻時更是又被餵了不少口水,且老吳發現她很愛親親後更是一直吻著她、吸著她的舌頭不放。

兩人的舌頭糾纏了許久,直到老吳快要射精了,他加快了動作,並且惡意的開始走動。

「啊、叔、叔叔、別、哈⋯⋯啊、啊、裏面⋯啊!⋯⋯」每一步走動小蕾便又爽了一下,那對美麗的乳肉便也跟著擺動,吸引的老吳又吸又舔的。

「喔、喔⋯⋯喔⋯⋯叔、叔叔⋯⋯」

「叫老公!」

「啊⋯⋯老公⋯⋯好老公⋯⋯你幹的人家好舒服⋯⋯人家好喜歡跟你幹⋯⋯」

「喜歡吧!我可比那臭小子厲害多了!小蕾要不要幹脆住下來幫老公生小來啊?」

「啊⋯⋯要⋯⋯小蕾想要天天被老公幹⋯⋯幫老公生小孩⋯⋯老公⋯⋯小蕾⋯好淫蕩⋯⋯啊啊⋯⋯小蕾是⋯⋯臭婊子⋯⋯想被天天幹的臭婊⋯⋯想要懷孕的騷貨⋯嗯、嗯嗯、啊啊、啊啊啊!要去了!小蕾又要去了啊!」小蕾的腰更快速的搖擺著,這時老吳也將她頂在一旁的牆上,更深的插入少女的子宮裏。

「臭婊子!騷妹妹!老公也要去了!一起去!我要再幹到妳潮吹!喔喔!幹你娘吸有夠緊的喔喔喔喔喔喔!射了!!!」

「啊啊啊啊啊!去了!又去了啊啊啊啊!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又要噴了啊啊啊啊!」這次小蕾狂發顫,精液射進子宮的感覺真的太舒服了!

等到雙方都緩過來後,老吳把小蕾放躺在自家的餐桌上。

「呼~真的有夠爽的!有夠好幹!可惜要去工作了,不然真想幹妳一整天啊。」老吳可惜的又揉了揉小蕾的奶子,便放著小蕾躺在餐桌上不管了,轉身回房收拾東西去。

小蕾發矇的癱軟在餐桌上,兩腳大開的流著任精液外露,氣喘籲籲的躺著休息。

中途她似乎感受到了胸部傳來的揉捏感和吸吮聲,但她太累了沒有力氣管。

等小蕾再次醒來時,人已經趴在阿大的床上屁股翹起,而阿大則在她身後發狂進出。

「喔喔!射了喔喔喔!」阿大大叫著,一股熱流又沖進了小蕾的子宮裏,這已經是不知道第幾次了,但小蕾卻沒有感到膩煩,反而有些疲累的動了幾下屁股。

「嗯~討厭⋯⋯老公偷幹人家⋯⋯還、內射⋯⋯嗯~」

「妳醒了啊!」阿大喘著氣,又舒服的挺弄了幾下後拍了拍小蕾的臀肉便退了出來。

阿大抱著小蕾的裸體,讓兩人的都躺下後便找準了姿勢又把肉棒插了進去。

「嗯!」小蕾敏感的叫了一聲。

只見阿大說著「就這幺睡覺!」,小蕾也懶得想這幺多,便跟著睡去了。

隔天一早,小蕾睜開眼便看到了阿大的睡顔,而兩人的下體仍連接著。

小蕾小心的讓肉棒退了出來,自己則撐起酸軟的身子。

她矇了一下,看著阿大腿間的肉棒,突然一個念頭閃過,蹲下身爬到了阿大腿間,腳朝下側躺著面對那肉棒,沒有猶豫的便放進了口中吸了起來。

阿大似乎太累了並沒有反應,小蕾則是吸的有些起勁,她莫名的喜歡陰莖和睪丸的味道,她越吸越深,最後幹脆抓著阿大的屁股前後吸舔著。

她專注的吸著,那肉棒便也跟著變大,小蕾看著那肉棒,下身癢到不行,她幹脆坐起身,調好角度後便直接坐了上去。

「喔、嗯、啊、啊、好棒、老公、明明、都睡死了、怎幺、還是、這幺、棒啊啊啊⋯⋯」小蕾不斷的上下抽插著,碩大的胸部裸露在空氣中,冰涼的刺激著乳頭令她的乳頭整個挺起來了。

「啊啊⋯不行⋯⋯小蕾⋯⋯好舒服⋯⋯啊⋯⋯再⋯⋯下去⋯會離不開⋯⋯這根⋯⋯肉棒的⋯⋯啊、啊啊!好燙!」

毫無預警的,肉棒在小蕾的自娛下突然的射精,毫無防備的小蕾直接被燙的又潮吹了一次。

「啊、子宮、內射、內射⋯⋯真的⋯⋯好舒服⋯⋯哈、小蕾⋯⋯真的⋯⋯好喜歡⋯嗯、嗯嗯⋯⋯」

小蕾退出了肉棒,這時她才發現阿大早就醒了,一臉壞笑的看著她。

「你什幺時候醒的!?」

「剛醒沒多久。」阿大說著「以後只要妳來我家住都要跟今天一樣的叫醒方法!」

接著,兩人又洗了一次鴛鴦浴。小蕾聽到對方已經洗衣服只是還沒曬後便主動去樓頂的陽台曬衣服,反正那裏只要沒注意基本上什幺也看不到。

誰知阿大竟然跟了上來,並且在她曬衣服的時候一直在後面摸她的乳房看屁股。

小蕾被摸的軟了,在曬完最後一件後,阿大便拉著她到一旁的圍欄旁,擡起她的腿就從後面幹了進來。

「啊、等、老公!不要、這裏、啊!是、外、外面啊啊!」小蕾一開始還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在大開的頂樓上被人給操了,但接著她便又沈淪了進去。

「啊、小蕾、小婊子、我以後就叫妳小婊子!啊啊!好緊啊!被操了這幺多次還是著幺緊!真他媽生來幹的!以後到了學校我說要幹的時候妳就得出來!讓我幹到爽!社團也不用去了!我們找間教室一起幹兩節課!妳說好不好?」阿大用力的頂了好幾下,早就被操到不知理智在哪的小蕾連連說好,接著兩人便又迎來了一次高潮後才回房間裏。

兩人一直幹到晚上,阿大才戀戀不捨的放小蕾走,並要對方遵守約定。

小蕾回到家後家人也沒說什幺,只當她就是跟訊息裏說的一樣是去女生朋友家過夜玩了。

小蕾躺在自己的床上,空虛的自慰了起來。


之後幾乎每天,阿大都會在下課找小蕾到各個地方去做愛。

甚至是放學後也要至少幹到一次才爽,並且每兩個禮拜的假日兩天就找小蕾來家裏一起幹到星期日晚上才放人,期間老吳也參與了不少,但都避開了自己的兒子。

而每個禮拜的社團課,兩人都找了間荒掉的教室瘋狂幹到下課鈴響也要磨蹭很久才分開。